您所在的位置:居利家 >澳搏娱乐 >养老政策 >养老产业是朝阳产业,如何在养老中进行定位?

养老产业是朝阳产业,如何在养老中进行定位?

  • 2016/10/29
  • 来源: 居利家
  • 分享到:

摘要:目前全国老龄化的趋势越来越严重,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也越来越大。数据显示,南京市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约131万人,占户籍总人口的20.08%。而按照老年人口数量年增速4.5%的比例,再过4年、即2020年全市户籍老人达165万,老龄化率高达24.9%。

       老龄化,已成为严峻的社会问题;养老,已是全民性的社会话题。

       南京人对养老有着怎样需求和意愿?南京老人想怎样养老?子女希望自己的父母度过怎样的晚年生活?

       今年8月,银城集团联合南京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胡小武课题组,启动了“2016南京市民养老生活方式意愿”的调查,关注南京人对自己或父母养老生活的期待和规划。

       中国应该发展更多符合不同阶层群体的养老服务

       胡小武坦言自己认为最理想的养老形态,是拥有两套房子,面对面父母住一套小的,自己住一套大的,吃饭可以在一起,但是生活可以互不影响。

       如果转换到养老的主题社区当中,像银城颐年这样的模式,基本上就把居家养老、家庭照料和社区公共服务,以及这种机构式的。 未来到了70岁以上介入式服务融合在一起,这种模式如果条件具备,能够买得起,或者买一套这样的房子,以后等现在是在一块儿住,未来真正到了哪一天,年长的父母衰老了,失能了,就可以采取通过购买社区服务,购买机构提供的专业服务。 胡小武最后表示希望国内能有更好的养老环境,是可以超越国外的。因为国外的老年人没我们多,2030年可以达到将近4亿。如果现在算就可以排在第五位,再过几年我们人口排第三,中国应该可以发展更多符合国情的,符合不同阶层收入水平群体的养老服务主题空间。

       需要把被动型养老转化为主动型养老

       在江苏,整体养老水平比其它省份做的不错,因为江苏的收入、经济、文化比较高,但同时也看到有些比较迫切要解决的问题。

       对于老人来说,确确实实以居家养老为主,这种情况更符合我们的实际,更符合做子女和老人的想法。 “很多家庭,包括我自己也是有弟兄姊妹的,我的家族比较大,还是希望在一个小区里面,或者是不要太远,太远不要很麻烦,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张浩如是说。另外从实际情况来看,虽然老人他的收入应该是比较好的,但是还有一个问题,其实老人实际可支配收入是需要考虑的。 比如说有的地方把房子卖掉,然后再买,或者进养老机构,在我们国家的国情来说可能还是比较难的事情,完全照搬照抄比较麻烦的。第二个是需要家政、护理等同步介入,规划、设计包括配套,软硬件跟上的系统性比较强的地方,把被动型养老转化为主动型养老,这是很多老人共同的心声,我想讲的就是这么一个切入点,我特别希望这么一个产业,这么一个事业能够成功。

       养老产业是朝阳产业 养老机构要营造家的感觉

       南京东方颐年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毛立平在论坛中直言,养老的产业是朝阳产业,规模也比较大,目前的起点也比较低,未来都是亿万级的产业规模,银城地产觉得现在是一个布局的好机会。

       另外,毛立平表示:房地产跟养老是有一些相通的地方,比如说做房地产是解决普通人的居住跟生活的问题,我们做养老解决的是老年人的生活跟居住的问题。

       从这一点来理解的话,都属于这种生活服务的范畴,银城的战略转型跟延伸,也是希望从一家专业的房地产投资商,转型为城市人居的生活服务商,基于生活服务开展一些业务,包括养老、生态服务等等,这些都是基于未来我们要打造业务的战略延伸,发展的延伸。

       “中国当前的养老机构可能都是三人房,或者三人房以上的机构为主的,我们尽量打造两人房和三人房为主,未来的话我们的机构一定以单人房、双人房为主,营造一个家的概念。刚才主持人讲到美国的活力老人社区,以太阳城为代表的老人社区,在美国是非常活跃的老人社区。”

       养老体系应该和医疗体系更好的结合

       现在无论是政府,还是社会都非常关心的话题。养老它是一个社会问题,但在一个层次上面也是民生问题,甚至是一个政治问题。

       所有人都会老去,只是区别在于老的方式不一样,有些人会优雅的、幸福的、有价值的、有尊严的老去,而有些人不得不面对孤独终老的结局,所以我认为养老还是要进行提前的规划,现在养老被国家定为能够代替房地产的下一个绿色GDP,它确实是一个万亿级的行业。

       养老无论从哪个角度去切入,要想提高养老的品质,其中老人非常在乎的一个,除了生活的照顾之外,就是医疗保健的问题。田晶认为在目前中国跟亚洲的日本、台湾,包括美国相比,医疗体系和养老体系一直是分离的,在很多国家都是融合在一起的,因为长期的分离,现在突然谈养老了,会发现老人的其它问题都很容易解决,但谈到医疗问题就不好解决。

       银城地产这个项目在旁边规划了养老康复医院,这是非常好的规划,这就是医养结合,无论从哪个角度去切入养老行业,都要注意到和医疗的互动和布局。

       6小类的老龄人口存社交意愿 对应空间设计要不同

       中科院设计院江苏分院一级注册建筑师申汉勇在论坛中表示,国外老年社区规划里面有几大明显特征:规模在一千亩左右,整体布局功能分区明确,空间上强调空间的围合感,道路采用的是人车分流。

       “我们把老人从基本体能特征和基本智能特征分成较高、一般和失能分为了9类,老龄人口中除3类较为极端的情况需要特别看护之外,其中6小类的老龄人口均存在社会交往的意愿,包括实质性空间和虚拟空间的社会交往,与参与社会的潜力,所以对应的空间设计也要有所不同。”

       第二个混合的概念,混合的概念有三个,一个是居家养老,促进老年人和其他社会成员交往的机会,营造居家的氛围,第二个通过服务设施对外开放,与社区周边相混合,第三个是商住的混合模式,为养老产业的发展提供空间,在整个空间规划上就把商住混合在一起,提供多功能的空间。

       第三个就是从情感上面地域文化,就是故土、故乡、故人、故事,一个能够引发老年人对故乡草木水土环境是老年人最为归属和产生认同与被认同的场所。

       养老地产还在探索中 两代居模式需要重新定位

       南京房地产开发促进会秘书长张辉在论坛中发言人认为,中国已经逐渐进入了老龄化社会,今后养老产业的发展在我们国家可能要提到非常重要的地位,不光是经济问题,可能社会问题,甚至可能是政治问题。

       “其实在地产界,这些年一直在探索,我觉得未来的发展方向可能分成几块,在地产方面,想把养老这一块能够有所突破的话,能够有所成绩的话,会分成几块。第一块先聚焦在城区内的养老怎么做,在住宅社区里面可以开发两代居的户型或者产品出来,之前有开发商做过,90的配一个70的,所谓的两代居,但当时做的还不是特别成功,最后买走的没有几个两代居的,中小户型还是被年轻人买走了,我觉得两代居它还是有一定的需求。”

       第二个社区里面需要很多为老年人服务的会所,或者说这样一些场所,能够提供这样的服务。

       第三种就是在社区配建一些养老公寓,因为随着老年人年龄大了之后,他需要医疗方面的干预,自己的自理能力可能部分丧失、或者全部丧失,需要照料的时候,就会住到养老公寓里面,今后有些地块配建养老公寓的要求会越来越多。

本文章来源于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本文章禁止转载
分享到:

网友0评论

二维码